他打趣道:再好的夫妻都要吵架

最高检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表示,经查,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记者在昆明采访期间,多名云南官场人士向记者透露,王天朝和前任党委书记关系不好,并且利用关系将其排挤出去,王沛智和王天朝在医院的工作交集仅三年多。谈及这位曾经的同事,王沛智表示:“我以前没发现他有这么大的问题。”

5月初,王天朝的妻子李梅(化名)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清楚丈夫受贿百余房产等情况,“我相信党和国家,相信组织。如果他有错误,按照法律程序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其实早在去年9月11日,中纪委就发布了王天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消息,此时他并未引起太多关注,更多的是被当做“小苍蝇”之一。

“出这么大的事说明医院原有机制体制有漏洞,一些同志不干净。现在力争把对医院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在整改过程中赢得认可,很快就会有相关的整改报告出台,回应社会关注。”王沛智说。

除了担任省一院院长一职,法晚记者了解到,王天朝还是云南省医院协会的副会长。该协会官网称,协会成立于2006年8月14日,是由依法获得合法身份的各级医疗机构自愿组成的全省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的群众团体,现有团体会员单位193家,个人会员440人。

日前,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现任党委书记王沛智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现在我们正在把过去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一个个梳理出来,加强整改。从设备、器材、基建、后勤服务、院内作风等各方面着手,凡是过去的漏洞,能补的都补上!”

同时,王沛智告诉记者,自己也曾因为工作上的事和王天朝“红过脸”,他打趣道:“再好的夫妻都要吵架,何况是两个价值观、世界观不同的人。”

杨一当时很疑惑:“既然这可以报销,医院又何必倒一次手?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药房和王天朝有关。”

该院相关人士透露,王天朝给医院带来不小的压力,甚至可能波及三甲资格考评。原来,三甲医院评选实行“一票否决制”,医院发生贪腐案件而且成为全国负面典型,让医院的形象、品牌、职工利益都受到很大损害。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在杨维骏所住的金牛小区内设有一个综合门诊部,周边居民生点小病都就近在此处就诊。据杨维骏讲述,去年3月,他的老伴因身体不适到该门诊部就诊,遵医嘱到门诊部二楼打针并吸氧。谁知,护士推来的居然是二氧化碳瓶,导致老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吸入,引发后续病症。

随着媒体的深入报道,王天朝和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关系也被曝光。去年8月29日,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今年1月13日,白恩培被“双开”。

5月5日,李梅回应记者称,自己并不清楚丈夫受贿百套房、百个车位的事情:“如果早知道他有这些事情,我肯定会劝他。”

截至记者发稿时,该网站“协会领导”一栏,仍旧可以看见王天朝的名字,职务为常务理事、副会长,网站首页也保留了王天朝参加该协会会员代表大会的照片。

记者查阅发现,该协会下设十几个不同类别的专业委员会,王天朝及其妻子都曾担任过相关领域委员会的主任。

“这是王天朝在任时发生的重大医疗事故,我们写报告反映,他根本不管,不调查也不过问,还说是我老伴陈疾引发,并非吸入有毒气体所致。”杨维骏谈及此事很是生气。

央视此前报道称,王天朝任院长期间独揽人财物大权,“冰冻”总会计师近10年。

4月27日,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工作情况。据介绍,今年以来,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重大典型案件,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

此外,云南当地媒体人士也向记者透露了王白关系的细节:王天朝行贿白恩培的赃物非常特别,以至于查白的时候这件赃物太显眼,往下查才查到王天朝头上。

“家里老人快90岁了,知道他的事情后也很伤心。”谈及丈夫受贿被查,李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相信党和国家,相信组织,如果他有错误,按照法律程序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据公开资料,王天朝1975年参加工作,历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办公室副主任,省卫生人员培训中心主任,龙云医药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省卫生厅科教处处长、办公室主任,省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昆明理工大学昆华医学院院长等职。被查时,王天朝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颇具戏剧性的是,落马前,王天朝还将被拟任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

一名原云南省委办公厅干部向《法制晚报》记者透露,王天朝在办公室内摆放了和白培恩的合照。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称,王天朝曾主动为白恩培组建了领导保健小组。

93岁的云南“反腐名士”杨维骏因实名举报白恩培而备受关注,用这位云南省原政协副主席的话说,王天朝利用白恩培的势力在医院称王称霸,导致医院管理混乱。

据李梅介绍,两人结婚已经30多年,双方平日里工作都相当繁忙,沟通比较少,用她的话说,“有时候忙到回家就是换换衣服,睡一觉就赶紧出差。”

曾在云南省委任职的杨一(化名)向《法制晚报》记者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他的父亲是离休干部,因肺部感染到省一院住院,在用药时一名主任给他一张名片,并指定他去某药房购买。

《法制晚报》记者从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就在王天朝被带走的第二天上午,医院相关领导就重新分工,这名总会计师得以“解冻”,当天便恢复正常工作。

李梅虽然已经退休,仍是云南省护理学会的重要成员,讲课、开会、出差是她生活的常态。李梅坦言,自己虽然很难过很无奈,但该做的事情不想撂下:“他出事之后,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那么不堪一击。”

杨维骏告诉记者,王天朝去年落马之后,医院的领导曾就此事亲自登门道歉。

《钱江晚报》此前报道称,王天朝除了涉及大型设备采购、基建腐败,还卖官鬻爵,一个科主任的价码为30-40万左右。

法制晚报讯 上月底,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工作情况,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现金3500万元、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王天朝也因此获得了极具讽刺意味的“双百院长”称号。

记者连日来在昆明采访时从多方获悉,王天朝的妻子李梅(化名)也曾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从事护理工作,目前已经退休。

日前,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现任党委书记王沛智回应《法制晚报》记者:“医院正在把过去存在的问题和矛盾梳理出来,加强整改。从设备、器材、基建、后勤服务、院内作风等各方面着手,凡是过去的漏洞,能补的都补上!”

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倪慧芳向记者表示,目前王天朝的案子还没有进入起诉阶段,具体的细节检察机关会一样样核实,目前不便透露太多。

“我当时告诉他,我父亲是离休干部,医药费实报实销,需要用什么药医院直接开就行。”杨一回忆,“那个主任说,‘你需要报销,医院可以给你开证明,你去买就是了。